-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汽车 >

回不去的内燃机时光 到不了的新能源彼岸

来源:鏈煡 编辑:admin 时间:2020-06-29
导读: 高校教育对基础教育的决策失误,很可能在未来令整个行业面临着更深、且无法弥合的伤痛。 高校教育对基础教育的决策失误,很可能在未来令整个行业面临着更深、且无法弥合的伤痛。 从踌躇满志到万念俱灰,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? 吉林大学汽车工程学院预开发班
高校教育对基础教育的决策失误,很可能在未来令整个行业面临着更深、且无法弥合的伤痛。

高校教育对基础教育的决策失误,很可能在未来令整个行业面临着更深、且无法弥合的伤痛。

“从踌躇满志到万念俱灰,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?”

吉林大学汽车工程学院预开发班的李同学万万没想到,早已经把自己当成一汽-大众一员的他,还没上岗就“失业”了。

远在另一座城市的211高校车辆工程专业硕士陈同学也不得不面对着同样的境遇,和一份欲哭无泪的春招“成绩单”。他怎么也想不到“投了近100份简历,参加18场面试,最后收到0个offer”这样的遭遇会落到自己身上。

想不通的还有另一个问题,录取分数线很高、就业率一直名列前茅的车辆工程专业,这种机械大类中的佼佼者,怎么突然在一夜之间就不香了?要知道,2018年中国就业率最高的专业中,他们专业排名第二,入学几乎就等于稳就业。

特斯拉,电动汽车,新能源汽车

他们的困境或许早已有所启示。一汽-大众去年秋招开始停止招车辆工程、工业设计、机械专业毕业生,校招岗位全部要求计算机、软件专业。从2016年开始上汽便不再去吉林大学汽车学院所在的南岭校区,而是径直奔往前进大街的前卫校区南区计算机专业。

在新能源行业变革下,近两年毕业的内燃机专业学生已经开始四处碰壁。如果说,彼时蔚来这样的企业还入不了这些高材生的眼,那么如今这些企业在校招时也尝到了人满为患的滋味。“它好像是我们传统汽车工程系最后的救赎了。”

郭德纲相声里一个略带苦涩的梗,在他们身上再次重现。于谦读的BB机维修专业在他还没有从大学毕业时,BB机就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毕业了。

汽车产业对人才需求的改变,正在迅速冲击着这群来自象牙塔的学生。

时代抛弃他们,没有说再见

这所为汽车制造业输出人才最多的高校,现在却有很多的焦虑积郁于毕业班。吉林大学汽车工程学院车身专业的王同学说,“以前大家都说我们系是汽车工程师的摇篮,但现在似乎更像是坟墓。”

特斯拉,电动汽车,新能源汽车

“在我刚上大学时,这个专业还是朝阳产业,快毕业了却发现成为夕阳产业了。”内燃机专业的同学相比起来更添一层忧伤,这些人就这样在谁也无法料到的时代变革下,不小心走到时代背阴面,产业发展的红利甚至还在他们眼前。

那真是一个疯狂的年代。从2009年以来,伴随着中国汽车市场产销规模从不足千万辆跃升至2017年的三千万辆,各大汽车公司疯狂扩张产能,快速推出新品,与此同时大量机械类毕业生进入到车企从事研发、制造、工艺等工程师岗位。

从业多年的汽车猎头描述,汽车人才市场最辉煌的2010年前后,那时候毕业的应届生去上汽,每年至少能发20个月以上薪水。

特斯拉,电动汽车,新能源汽车

2014~2018年的四五年间,造车新势力的野蛮生长让很多人才几近“疯狂”。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的上百家造车新势力,用高薪挖人这种最高调的人才抢夺方式获得资源。据统计仅2017年,就有近200名传统车企在职总经理及以上级别的高级管理人才被挖走。

责任编辑:admin
Copyright © 济南生活网 版权所有
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
Top